当前位置:今日乌鲁木齐网 -> 国内

一央企恶意拖欠农民工工程款,导致该农民工家破人亡

发布时间:2021-03-01    来源:未知   关键词:
导读:

平时我们经常说,政府部门应该制定“黑名单”制度,惩戒失信行为、处罚“老赖”群体,尤其在建设领域,拖欠款清收难,工程款久拖不还的现象还时常存在。这种现象不只存在于一般的单位,甚至某些央企由于混入了个别害群之马,也出现了一些工程款久拖不还的事件,严重影响政府形象,影响社会安定的重要问题。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要求严厉打击恶意拖欠现象,维护农民工等弱势群体的权益,因此对于某些央企出现的工程款久拖不还的事件,我们也不能熟视无睹。倘若工程款久拖不还与黑恶势力纠缠在一起,则为恶更甚,不可不察。最近,我们就收到一封这样的举报材料。

家住安徽合肥庐阳区三十岗乡瞿嘴村的张国圣,五十多岁了,长年在外务工,承包一些工程项目,他要实名举报中铁四局一公司与周长波(淮北清欠办主任的亲戚)等人,自2019年3月以来运用套路工程,进行合伙诈骗,恶意欠薪,害得其妻难以承受而自杀伤亡,给他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与精神伤害。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张国圣举报材料)

一、周长波、陈敢峰为张国圣介绍劳务工程,从中索取好处费

2019年3月初,经周长波(此人系安徽淮北清欠办主任的亲戚)、陈敢峰介绍,张国圣接下了一桩劳务工程,即中铁四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淮北市临白路青庐铁路下穿桥项目。这个项目本是由兰亭建设有限公司来分包的,中铁四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淮北市临白路青庐铁路下穿桥项目经理郭小恩,与兰亭建设有限公司代表刘勇签订了工程劳务分包合同。

做为中介人,周长波明确向张国圣索要30万元的居间好处费;并且,周长波还指定将这30万汇入陈敢峰的工商银行账户(账号622208 130500 0381011)。为了能收到一桩劳务工程,以维持生计,并且能够顺利开工,张国圣无奈,只能接受周长波的条件,于2019年5月11日按周长波要求的数额汇入陈敢峰的账户。

而万万没有想到,张国圣无意中已经掉入了一个由周长波等人精心设下的圈套,他们要联手来骗取一个劳动人民辛苦赚下的血汗钱。

二、张国圣垫钱300万元施工,而工程项目却半途而废,中铁四局还不进行工程结算

张国圣做生意多年,一向以诚信为本,看双方有正式的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存在,也本着对国企铁四局的信任,就开始四处借钱筹款,为工程的施工先垫下了300万元(包括周长波索要的30万元)。他坚信工程结束后,中铁四局一定会按期给他结算工程款的。

2019年3月30日,他就带着工人和机械、材料进入安徽省淮北市临焕工业区青庐铁路下穿桥项目进行施工,施工由中铁四局一公司王小超和兰亭公司刘勇负责领导。

施工队干了三个月活后,他想给农民工预支点生活费和工资,工程负责人就让他在工程结算单上签字。令他感到奇怪的是,签完字后,工程结算单也不给他留一份,由王小超单方留存。而后来,他们实际上工资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工人们要养家糊口,张国圣于心不忍,不愿拖欠跟着他干活的农民工的工资,就自己垫钱把工人工资先结算了。

更离奇的是,2019年6月底,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中铁四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淮北市临白路青庐铁路下穿桥项目部不再安排张国圣干活,也不给他们进行工程结算,也不付给工人及行管人员工资、材料费、生活费、机械费等。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国圣去询问周长波,而周长波给出的解释是,刘勇私刻兰亭建设有限公司的公章,中铁四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法务也存在失误,因此取消了与兰亭建设有限公司的发包合同。

张国圣不知道周长波所说是否真实,而很快周长波将他们施工的项目又介绍给浙江的宋老板干,张国圣才意识到,这是周长波与中铁四局一公司合作设下的一个圈套。

(张国圣施工证据:发料单)

三、周长波与中铁四局一公司合作设下圈套,索要钱财,骗取劳务

后来,张国圣了解到,此工程确是安徽淮北重点局发包给中铁四局一公司的工程,再由中铁四局一公司负责人郭小恩与兰亭公司刘勇签订劳务合同;兰亭公司刘勇又和自然人周长波、陈敢峰签订居间协议。周长波、陈敢峰便拿着这两个协议,以淮北清欠办主任亲戚的名义,到处寻找“猎物”(小公司或包工队),向多个包工队说有工程活儿,从而借机索钱财,骗取劳务,私吞工程款。

(工程分包合同与居间协议)

而张国圣就成了他们的“猎物”,张国圣本是带着一帮工人,真诚要去做劳务工程,却误入了他们用心险恶的圈套。

张国圣说,后来此工程仍然由周长波、陈敢峰发包给浙江的建筑队,又从浙江建筑队负责人那里索取好处费。

如果此种情况不假,那么这分明就是一种诈骗犯罪行为。

工程被迫停工以后,张国圣对该事件维权一年多,差旅费、住宿费、交通费等等花去近50万,而至今他还有部分施工设备遗留在工地。

2019年9月底,趁张国圣办公室财务会计回合肥时候,公司没人看守,周长波与中铁四局一公司负责人等溜门撬锁,把张国圣办公室门锁撬开,实施了可耻的偷盗行为,把办公室中有关工程项目的证据(包括合同、单据及其他与施工有关的材料)统统盗走。2019年10月8日,张国圣在合肥打电话到淮北110报的警,公安有报警记录。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不是心中有鬼吗?

四、周长波与中铁四局一公司合谋诈骗,昭然若揭

2020年8月31日,张国圣又去找中铁四局一公司结账,他们不但不给他结算单,还恶人先告状,于10点11分电话报警,告他寻衅滋事。

当时合肥市公安局杏林派出所江雪娟接警,李警官出警,并公正处理了此事。李警官了解了情况后,让中铁四局一公司工程负责人王小超把张国圣签过字的工程结算单拿出来,然后复印一下;复印完以后盖上骑缝章,让张国圣去起诉中铁四局一公司淮北项目部。然而王小超充耳不闻,最后也没给张国圣提供工程结算单,而中铁四局一公司武装部长赵鹏说派出所算个屁。

结合前一年张国圣工程项目的证据被盗一事,张国圣说,周长波与中铁四局一公司合谋诈骗,可谓昭然若揭。

可想而知,以淮北市清欠办主任为首的周长波、李健、李升杰、郭小恩、王小超等人,分明就是一群合作诈骗团伙,他们不给张国圣进行工程结算,从而私吞这笔工程款,而又怕张国圣走正当的法律途径,因此处心积虑盗走工程项目的相关证据,要断了张国圣走法律途径维护合法权益道路。

五、黑恶势力猖獗,张国圣申诉无门,导致其妻难以承受而跳楼自杀

面对周长波与中铁四局一公司合谋的诈骗行为,当中央巡视组,张国圣向他们反映情况了;并且一直奔波四方,维护其正当的权益。但是,中铁四局虽是国企,但是其中的某些人,如同混进去的蛀虫,干着黑恶势力的勾当,并且与周长波等人狼狈为奸,形成了重重的“保护伞”,导致张国圣这样的老百姓申诉无门:

2020年4月20日,庐阳区法院不受理。

2020年4月21日,绩溪县人民法院不受理。

2020年5月1日,打的淮北市市长热线,无果。

2020年5月4日,往省信访局信访,无果。

2020年5月10日,淮北市信访局信访三次,无果。

2020年6月至11月,到铁四局十次,无果。

2020年11月至12月,到中铁股份总公司三次,无果。

2020年8月,淮北市重点局三次,无果。

2020年11月,往建局一次,无果。

2020年11月,往中央信访局一次,无果,

2020年11月,国家国资委一次,无果。

面对这样的情况,张国圣爱人无法承受,于2020年10月16日在包河区安百苑小区11楼跳楼自杀。老百姓人都被逼死了,也拿他们这些黑恶势力没有办法。

六、张国圣倾家荡产,把妻子的命都搭上了,敢问谁能为他来主持公道?

2020年10月19日,张国圣忍痛把爱人安葬后,又带着家人到中铁四局总部带孝讨薪,一公司负责人把他们接到长寿宾馆,说要对此事进行处理。

当时王小超说给张国圣付185万,算作工程结算,但是张国圣没同意,因为他为施工垫付的款项已有300多万了。当天晚上,他们又到四局大门口讨薪,一直至第二天早上9点钟。在芜湖路派出所门口,王小超又说付给张国圣200万,他依然没同意,因为这个差距实在太大,难以让人接受。

两天后,王小超一人约张国圣在风台路茶楼见面,又说只给他140万了……张国圣义愤填膺,认为这是诚心要坑他。要给,就把工程结算单给他;他投入设备、人力、物料达300多万,几十个工人苦干几个月,连生活费都没拿到一分,而周长波又索要好处费30万元;他如今已是倾家荡产,把妻子的命都搭上了,项目经理郭小恩一定知道,然而王小超还在给他画大饼,并且还越画越小,比资本家和涉黑渉恶人员还凶残,光天化日之下,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张国圣说,他们这些农民工出卖苦力,带着设备,垫着几百万资金,几十个农民工辛苦卖命的苦干了几个月,而中铁四局连生活费都没预支一分,周长波还索要好处费30万,这是不是诈骗行为?是不是涉黑渉恶行为?是不是有组织的犯罪行为?如果不是有背后有保护伞,不是某些国企工作人员腐败,他们又怎么敢这样呢?

政府部门制定“黑名单”制度,惩戒失信行为、处罚“老赖”群体,有助于保护弱势群体的利益,而像这样,如果国企部门失信了,又有谁来惩戒、处罚呢?

工程款久拖不还如果愈演愈烈,将会严重影响社会安定,给普通民众带来巨大的危害,人命关天,不可忽视。

处理好恶意拖欠问题,也是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希望有关部门贯彻中央精神,解决个这个问题,为张国圣这样的群体主持公道。

(派出所公证处理事件单与举报人身份证)

分享到微信